在描写农村妇女的悲惨(关于写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妇女悲惨命运的作文(高中800字))

写一段200字描写穷苦妇女外貌的、,越穷苦越好,但也要适度斜阳里,走来一人,身材鞠楼,头发散乱,暗灰色的襟衣,打着许多补丁。,手中柱着拐杖,肩上......

在描写农村妇女的悲惨(关于写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妇女悲惨命运的作文(高中800字))

写一段200字描写穷苦妇女外貌的、

,越穷苦越好,但也要适度
斜阳里,走来一人,身材鞠楼 头发散乱,暗灰色的襟衣 打着许多补丁。 手中柱着拐杖,肩上斜跨着一个包裹。 眼光呆滞,嘴角干裂, 想来几天长途跋涉,也没吃什么东西……

陆蠡展现描写农村人物的散文作品都有哪些?

《灯》里虽然没有突出人物形象,却从农民的婚事、起居中描绘岁月的流逝无法改变封建农村的沉闷、停滞甚至凝固了的生活。对在这种生活中默默地承受着苦难的人们,作家饱含同情替他们申诉不平。《哑子》很有点象征性,它所写的哑子无言地劳动着也无言地遭受无理的毒打。《水碓》、《庙宿》、《嫁衣》都是写农村妇女的不幸生涯。《水碓》中的童养媳受尽虐待,滚入石臼被捣成肉浆,作家发出“摧毁这杀人的血杵”的愤怒呼声。《竹刀》在构思上颇似《山之子》,也从写山色而转为写人,但写的是无法忍受剥削而杀了老板也牺牲了自己的青年农民,悲中有壮。陆蠡的语言比较欧化,不那么流畅,却也形成他的沉郁的调子。同以描写人物见长的缪崇群,出过《晞露集》等。

《晞露集》多回忆少年生活,且以缠绵哀婉笔调,写主人公对女子的爱情。为此集写序的杨晦说,缪的散文“有时使人凄楚,有时使人悲怆,随处都是一种辛酸的滋味。”

在抒情散文方面,何其芳、丽尼都写过许多色彩浓郁的散文诗。何其芳的散文集《画梦录》,其思想情调与艺术方法都同他在《汉园集》中那些诗十分接近。象征派的手法不但对诗,而且对散文也有影响。抒情散文通过依事托物以抒情怀之外,也能运用想象选择某种意象,以寄藏自己的感情。鲁迅的《野草》曾用过这种方法,何其芳也发现了这块园地。他说:“我企图以很少的文字制造出一种情调:有时叙述着一个可以引起许多想象的小故事,有时是一阵伴着深思的情感的波动。”

归纳祥林嫂的悲惨经历

归纳祥林嫂的悲惨经历
祥林嫂是鲁迅根据生活的若干真实原型塑造出来的典型。其一是单妈妈,她是个寡妇,却又有同居的男人;其二是乌石山上看坟的女人,儿子在门口剥豆被马熊拖去吃了;其三是宝姐姐,山里人来抢亲,宝姐姐逃走,失足落水,被捞起带走。祥林嫂的形象比原型更集中更概括,是旧中国贫苦农妇悲惨命运高度典型化的体现。
祥林嫂的悲剧显示了“四权”绳索对农村劳动妇女的捆缚。
族权,不允许祥林嫂守节。祥林嫂的前夫祥林比祥林嫂小十岁,丈夫死后,祥林嫂不愿再嫁,宁可辛勤劳动养活自己,所以她逃到鲁镇做工。她的全部希望和渴求,便是要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取生存的权利。所以当她来到鲁家做工时是“食物不论,力气不惜的……到年底,扫地、杀鸡、宰鹅,彻夜的煮福礼,全是一人担当,(鲁家)竟没有添短工”。然而她反而满足,“口角边渐渐的有了笑影,脸上也白胖了”。但是,好景不长。在鲁家做工不到半年,她婆婆恃凭着族权的威势,不但把她像逃犯一样抓回去,且逼她嫁到深山野坳里。因为要用卖她所得的钱,买一个女人给她叔子做老婆。祥林嫂始终没有挣到一个“人的资格”,却像一年赚钱的货物一样被卖掉了。
夫权,要祥林嫂守节。在旧社会,依照旧礼教,“女子一而”,不得再嫁;“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所以,祥林嫂在她前夫祥林(一个比她小十岁的男人)死后,不肯再嫁;被婆婆抓回去逼嫁贺家坳,“在花轿上,她一种只是嚎,骂,抬到贺家坳,喉咙已经全哑了。拉出花轿,两个男人和她的小叔子使劲的捺住她也还拜不成天地。他们一不小心。一松手,她就一头撞在香案角上,头上碰了一个大窟窿,鲜血直流……”。这是夫权要祥林嫂守节造成的后果。再婚后,丈夫死于伤寒,她又要为后夫守节,只能跟儿子阿毛相依为命。
神权、政权要惩罚祥林嫂不守节。祥林嫂再嫁虽非自愿,但毕竟是再嫁了,就是“不守节”。“不守节”就是大逆不道,罪孽深重;不是小罪,而是“大罪”,就要受到惩罚。柳妈因受了封建迷(神权)的影响和毒害,无意之中成了统治者的帮凶,她那有关“阴司”的话(“这种人活着要受苦,死后还要受刑:阎罗王将她锯开,分给前后两个男人”)使祥林嫂在精神上蒙受极大的压力。而政权的逼害尢烈,“鲁四老爷”是地主阶级的代表,是政权的化身,他支持或利用其他三种权力逼上梁山害祥林嫂。祥林嫂第一次来鲁镇做工时,鲁四老爷知道她是寡妇后就“皱了皱眉”,不愿意留她。但祥林嫂凭着自己的刻苦耐劳、能干,还能分配祭祀用的酒杯和筷子;当祥林嫂再奶再寡后,即第二次来鲁镇做工时,她的遭遇就大不一样了:她不但不能再碰那“神圣”的酒杯和筷子,而且成为人们日常的笑料;更为甚者,当她到土地庙捐了门槛,神气舒畅、坦然地去拿酒杯和筷子时,四婶慌忙大声喝道:“你放着罢,祥林嫂!”一句话彻底地对祥林嫂“判了刑”,令到“她像是受了炮烙似的缩手,脸色同时变作灰黑,也不去取烛台,只是失神地看着。直到四叔来上香,教她走开她才走开”。可见,此时的祥林嫂所受到的打击是何等之巨大!这就样,勤劳、善良的祥林嫂被鲁四老爷代表的地主阶级迫害得精神失常,丧失了劳动能力,又被一脚踢开,沦为乞丐,最后倒毙在漫天的大雪之中。封建“四权”的绳索有如千斤铁链,紧紧地捆缚着祥林嫂戕害着祥林嫂:夫权要她守节,族权不允许她守节,政权和神权又惩罚她的“不守节”。这深入骨髓的苦楚,使祥林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鲁迅抨击的予头直指封建制度,具有鲜明的独创性。
晕鲜明的独创性,体现 在鲁迅刻划了祥林嫂的几个“不甘于”:祥林嫂不匡于受婆家虐待,逃跑出来到鲁镇做工,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来争得做人的资格;祥林嫂不甘于被人强逼改嫁,用生命来抗婚。在逼嫁的路上,她不但又哭又闹,拜堂时还用头撞香案角企图自杀。虽然没有死,但也撞到头破血流,结果在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大家以为耻辱”的伤疤;祥林嫂不甘于百般受人歧视,捐门槛以“赎罪”。为了“捐门槛”,祥林嫂用了在鲁家的全部劳动所得十二元鹰洋;祥林嫂不甘于死后受阎王惩处,临死时怀疑灵魂的有无。她希望没有鬼,死去不用锯开身子来分给两个丈夫,但她又希望有鬼,死去可以在阴间见到惟一亲爱的儿子阿毛,可以一家人团聚。这五个“不甘于”是祥林嫂自发反抗精神独特而鲜明的体现。祥林嫂反抗了族权、夫权,怀疑神权,惟独对压在头上的掌握政权的地主阶级没有明确的反抗表现,这是祥林嫂反抗的局限性。
祥林嫂是鲁迅塑造的“熟悉的陌生人”。“熟悉的”是指:这个形象具有概括性、普遍性,看起来似曾相识;“陌生的”是指:这个形象具有鲜明独特的个性。
祥林嫂的一生是苦苦挣扎的一生,其结果,却被地主阶级诬蔑为“谬种“。鲁四老爷说”不早不迟,偏偏要在这时候,——这就可见是个谬种!“地主阶级年终”祝福”,作为酬神祈福的盛举,是要“吉利的”,他们嫌恶穷人在这时死去。鲁迅在刻划地主阶级丑恶嘴脸的同时,也深刻地写出了祥林嫂是被黑暗势力吞没的。鲁迅不但写祥林嫂在物质上、肉体上的被剥削、摧残,而且写她心灵深处的痛苦。通过祥林嫂的悲惨遭遇,作品深刻地揭露旧社会、旧制度的黑暗。祥林嫂的死,是旧中国农村劳动妇女对黑暗的封建制度、残酷的封建礼教血和泪的控诉,她的悲剧更代表着封建宗法社会里千千万万劳动妇女的命运。可以说,在中国文学史上,无论哪一个时期的作品,还没有象鲁迅这样真正写出一个中国农村妇女的灵魂。因而,鲁迅在这方面的成就是前无古人的。
从敢于闹事到妥协的爱姑
爱姑是鲁迅塑造的又一个典型。这个典型,也是鲁迅根据生活的真实人物塑造出来的,是旧中国中产阶层妇女悲惨命运的高度典型化的集中体现。
爱姑是有点“身份”的人,但没有过高的身份。说她有点“身份”,是因为她有“体面”的娘家和“高门大户都走得进的,脚步开阔”的父亲。但爱姑又没有过高的身份,她父亲庄木三到底还不能与慰老爷平起平坐,更不能跟七大人平起平做。庄木三父女到慰老爷家去,只能先进门房喝年糕汤,走进客厅里去也只能站着。爱姑看见七大人的头顶是秃的,可是那脸和脑壳都红润,便以为那一定是擦着猪油。对于“屁塞”以及那上面的“水银浸”,对于鼻烟,爱姑都一无所知。这些细节描写都说明不能把爱姑的身份估计得过高。所以应该说爱姑是中农以上,地主以下的身份。
爱姑的被迫离婚,说明当时在农村处在中产阶层的妇女,处境仍然是悲惨的。夫权、族权有绝对的权威,丈夫姘上小寡妇,不管原配夫人是三茶六礼写来的、花轿抬来的,也不会受法律保护。只要公婆不喜欢,不管你是否低头进、低头出,是否一礼不缺,也只得走。政权是夫权、族权的基础,夫权受到统治阶级的支持,闹了几处的离婚事件,只经豪绅七大爷(在地主慰老爷家)两句话就解决了。一句是:“公婆说‘走!’就得走。”七大爷还振振有辞,吓唬爱姑说:“莫说府里,就是上海北京,就是外洋,都这样。”公婆为什么不喜欢爱姑呢?那是因为“‘老畜生’只知道帮儿子”,这说明,在当时衙门八字开,维护的只是夫权、族权的利益;另一句是:“来——兮!”七大爷这一高大摇曳的声音,连爱姑也感觉到“大势已去”,晴天霹雳。爱姑刚才的放肆,刚才的“闹事”、想计回“公道”,已荡然无存。可见,由于七大爷的“威严”,爱姑只好妥协。接着,便是两家互换了“红绿帖”(订婚时交换的帖子),取消了婚约。可见,“来——兮!”这两个字裨就是离婚的判决书。这就告诉爱姑,即使拼出命来,施家也不会家破人亡,封建政权是绝对维护夫权、族权和地主阶级利益的。
爱姑具有“母夜叉”的性格,撒野、泼辣。丈夫“小畜生”姘上“小寡妇”,“老畜生”又袒护儿子,爱姑要回娘家搬兵讨伐,要出这口“恶气”,要把施家搞得家破人亡。因为爱姑是地方上很有点权势,“沿海居民都有几分惧怕”的土乡绅庄木三的宠女,有一个土乡绅父亲作为靠山,所以她受不得别人的钳制,更不知天高地厚。爱姑能说会道,撒野、泼辣,从她闹离婚“一闹就是三年”即可见一斑。爱姑只知道压在自己头上的正是她所信奉的封建主义制度。所以她一开始在七大人面前力数“小畜生”的不是,在七大人面前据理力争,满以为七大人“知书识礼,顶明白的”。最后还是七大人的一席话使爱姑如梦初醒,“觉得自己是完全孤立了”,也使明白了封建主义的真实面目,可惜为时已晚。爱姑外强中干,对弱者逞强,对强者软弱,从敢于闹事到妥协,这就是爱姑的经历。她为了与施家“赌气”,又是吵,又是骂,又是砸,非把施家搞个“家破人人亡”而后快。但当她在地位比她更高贵的七大人面前,心“突突地乱跳,仿佛失足掉在水里一般”,显得那么软弱、无能。当七大人说出最后一句话:“来——兮!”后,她不由自己地说:“我本来是专听七大人的吩咐……。”爱姑的搜趣网态度一百八十转弯,从敢于闹到彻彻底底的妥协,最终变得恭恭敬敬,唯唯诺诺。
爱姑的悲剧,充分说明了处在中产阶层的妇女,同样逃脱不了遭人践踏的悲惨命运。这种现象在旧中国是普遍存在的,是“熟悉的”;爱姑亦具有鲜明的个性特点,因而又是“陌生的”,是与众不同的这个。
从追求个性解入到走上绝路的子君
《伤逝》的女主人公子君是鲁迅先生塑造的又一个成功的妇女形象。子君是现代文学作品中一个具有反抗精神、最终被旧制度吞噬的女青年知识分子的典型形象。《伤逝》写的是知识妇女的悲剧。
子君受过良好的教育,是为“五四”革命狂飙所唤醒的女知识青年。她常“谈伊孛尔,谈泰戈尔,谈雪莱”,并以这些资产阶级个性主义者的民主革命思想来激励自己,子君和涓生终于结合了,也曾经有过安宁和幸福。但婚姻自主胜利后,子君却步不前,变得浅薄、庸俗、怯弱,与涓生在人生态度上主生分歧,爱情终于出现了裂痕。成家后的子君,不但没有像涓生一样继续学习和探索,争取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个性,发挥自己的才能,做一个自立于社会的女子;而是终日全力理家治内,甘心情愿作一个举案齐眉的贤妻良母,她变得浅薄、庸俗和怯弱。在家庭中所处的从属地位,更滋生了她的自卑心理。她常常看涓生的恨色得事,连一颦一笑也受制于人。当她现现涓生开始冷淡她时,也不敢询问,终日提心吊胆,生怕涓生抛弃她。她自觉但又不自觉地走上千百年来中国妇女走过的老路,最后连已经实现的婚姻自主也不能自主下去。涓生终于与子君分手,子君在绝望中,又回到了父亲的封建家门,在无爱的人间郁郁而死。
子君在追求个性解放、反对封建礼教与封建势力的斗争中,曾表现出无所畏惧、超人的勇气,是个勇士。当她的行动受到家里原极力反对和阻挠时,她坚定地说:”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何等勇敢!何等坚强!何等自信!这句话显示了子君鲜明独特的个性,这是“五四”新思潮对子君的影响。子君还从易卜生《玩偶之家》娜拉的形象中得到启发和精神支持。热恋时期的子君,对于路人的蔑视、老东西和小东西的侮辱,表现出出大无畏的井然和平静,如入无人之境。但子君是在封建正统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小姐,她的思想带有浓厚的封建色彩,她的反抗虽然坚决,但不彻底。随着时间的推移,子君的个性解放终于逐渐显出它的旧面目来。当涓生拿出一张雪莱的半身裸体铜板像给她看时,妇君”只草草一看,便低了头,似乎不好意思了“,这显示出旧首先观在她身上的作用。涓生失业了,子君立即显出软弱性,在经济重压之下,他们爱情的裂缝越来越大。涓生离开她后,她没有争辩,更没有反抗,而是静静地让她父亲接回原来那个封建家庭里。她最终没能走上与旧制度彻底决裂的革命道路上来。
子君的这些个性特点,是与她所外的时代和生活环境息息相关的。子君的爱情悲剧显示了个性解放的巨大局限性。形象地说明只有进行社会革命,在社会解放的前提下,妇女才能获得真正的个性解放和人格独立。个性解放是人格独立的必要前提,个人的经济独立是人格独立的物质基础,失去了这个基础,也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人格独立。而人格独立也只有在彻底的个性解放的基础上才能实现。子君的爱情悲剧说明,没有经济独立,妇女解放就如同空中楼阁,迟早是要倒塌的。而以个性解放为武器,单枪匹马同整个封建势力进行斗争,其结果只能是失败。鲁迅先生在《关于妇女解放》中进一步指出:“解放了社会,也就解放了自己”。妇女真正彻底的解放必须是在整个社会变革之后,必须把妇女解放同社会革命融为一体,必须把个性解放与社会解放紧密联系在一起。
从祥林嫂、爱姑、子君三个代表不同阶层的妇女形象中,鲁迅深刻而鲜明地显示了自己对妇女解放问题的思路:
妇女要获得真正的解放,必须首先取得政治上的翻身,经济上的独立权;要达到解放的目的,必须推翻封建制度,必须进行深沉韧性的战斗。
鲁迅的作品,像匕首、像投枪,直指封建制度。鲁迅的这些思路,也印证了恩格斯的精辟论述:“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劳动中去。”

作文《写给祥林嫂的悲歌》700左右

鲁迅先生以饱愤激之笔,通过对祥林嫂悲苦惨痛一生的描写,给人们描述了旧时代妇女的悲惨命运。祥林嫂的悲剧是一个时代的悲剧,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当祥林嫂带着对死的困惑,象草芥一样离开那个不平的世界时,她不仅为自己的生命划上一个句号,同时也为那个世界划了个巨大的问号。一、 悲惨弱者的呼号————被侮辱被损害的形象纵观祥林嫂的一生,是一个充满血和泪的一生,是令人心酸肠断的一生。祥林嫂的一生是在神权、政权、族权、夫权重重枷索下痛苦挣扎的一生。在鲁四老爷所代表的政权,婆家所代表的夫权,以及堂伯所代表的族权,形成了宰割祥林嫂的硬刀子。在这把刀子下:她先是被卖改嫁;再是丧夫失子,被堂伯剥夺房屋,失去独立生活的权力;当带着丧夫失子之痛的祥林嫂再次来到鲁镇,鲁四老却把祥林嫂看成伤风败俗之物,搜趣网剥夺了她参与祝福的权力;而跟她同样地位的群众给与她的是冷漠与嘲讽。他们一步步把祥林嫂逼上了人生的绝境。而以封建迷信、封建礼教所形成的软刀子,则是造成祥林嫂人生悲剧的无形的噬血者。出格的反抗几乎早早断送她年轻的生命。对地狱的恐惧与向往、灵魂有无的困惑,压倒了这个农村妇女,使她处在人生困境之中。在这两把有形与无形的屠刀联合绞杀下,使祥林嫂成为十字架上任人宰割的羔羊;使她带首世人的讥讽与嘲笑,在那风雪交加之夜、在别人都沉浸于祝福声中之时,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令她历尽苦难的世界。祥林嫂本是勤劳能于、食物不论、力气不惜的劳动妇女,可以比得上一个男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对生活没有任何奢求的人,却不为那个社会所不容,得不到做人的资格与尊严。可见当时社会的残酷,人世的冷漠,以及劳动妇被侮辱、被损害的生存状态。二、我意识的迷失————反抗的无柰 做为一个旧时代的妇女,可以说祥林嫂是一个丧失自我意识的人,是鲁迅笔下不觉醒的一类人物形象,祥林嫂把自己的人生价值绑附在封建礼教的战车上,她拼命所维系的是不被从封建礼教的战车上甩下来,如果说祥林嫂有反抗性的话,那么她的反抗性正是她的可悲之处。她的反抗正是封建礼教影响在她身上的演绎,使她在封建礼教的泥潭里越陷越深。她的反抗使她的人生悲剧愈加的惨劣。祥林嫂在改嫁的过程中的“出格”的反抗,维系的是“好女不嫁二夫”的封建礼教的信条,而不是象刘芝那样为了维护对爱情的忠贞而勇敢的反抗。刘兰芝所体现的是对爱情的追求,是对自我人生价值的追求。而祥林嫂所做的是想茯得封建秩序的认可,从而使自己做稳奴隶的位子。祥林嫂对封建礼教的顶礼膜拜使她的反抗只能是封建礼教的牺牲品。她越是在封存建礼教的轨道上前行,则越是对自我价值的背叛。至于祥林嫂对灵魂有无的怀疑也并非表明她已觉醒。虽然鬼神之说在她心并未根深蒂固,正象文中所说“这是在山里所未曾知道的”。但对灵魂有无的怀疑只能是她欲生不能,欲死不敢的心理状态的反映,连死都不能自主,可见封建礼教害人之残酷。正象文中所说“希望其有,又希望其无”。希望其有,是想在死后能够见到一家人;希望其无,是怕在死后被锯成两半分给两个男人。无论希望其有其无都是相信地狱是存在的。虽然遭受了丧夫失子的沉痛打击,但祥林嫂并没有完全丧失对生活的信心。她还是企图通过“捐门槛”的方式为自己在那个社会争得一席之地,然而一句“你放着吧,祥林嫂!”,却把她推向了无底的深渊,并使她最终走上了人生的末路。丧夫失子没有使她绝望,而失去祝福的权力却使她绝望,可见她的人生价值的倒置,这样错置的人生价值,无论祥林嫂怎样抗争,最后也只能走向毁灭,走向失败的误区。三、 由人到非人的转化——传统文化意识的积淀 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妮娜》的开篇语中写到;“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个个不同。” 祥林嫂的不幸既有旧社会劳动妇女共同的不幸,也有她个人所具有的不幸。她用自己那不幸的一生演奏着一曲哀婉的悲歌。就是在这曲哀歌之中,她逐渐由人转化到非人的境地。由一个勤劳能干的劳动妇女异化成一个麻木不仁的活死尸。在这个异化过程中,祥林嫂不仅表现出中国妇女服务于男权社会//www.souquanme.com传统意识积淀,也表现了祥林嫂深深的奴性意识。从孔子开始到宋明理学的形成,在长达几千年的社会流程中,妇女所处的地位早已使妇女成为男权社会所压迫奴役的对象。可以说,祥林嫂悲剧的根源旱已在她来到这个人世之前,便已在冥冥中注定。而另一方面,正是由于男权社会对妇女几千年的奴役,使祥林嫂表现出强烈的奴性意识。可以说她一生为之争取的便是要做稳奴隶的位子。如祥林嫂初到鲁镇时彻夜的煮神速福礼,全是一人当担,竟没有添短工,她竟满足,嘴角上还有了笑影。而再次来到鲁镇时,由于丧失了祝福的权力,从而丧失了做人的权力,成为一具尚有一丝气息的活死尸。可以说在由人到非人的异化过程中,封建社会加在中国妇女身上的奴性意识是其不可忽视的一个因素。总的说来,祥林嫂的一生是悲惨的一生,是不幸的一生,是封建礼教和封建思想把祥林嫂由人世推向地狱,由人变为非人,成为封建成时代劳动

关于写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动妇女悲惨命运的作文(高中800字)

走出校园看真实的生活 城市底层的女人们令人动容
  和我的同学面对面
她,25岁,和我同龄,是我的老乡,不仅仅是老乡,而且我们从小一起长到大,一起上小学,可如今的她,已是5岁小孩的妈妈。
我是在武汉遇见她的,多少次,我回过家乡打听过她的消息,却被告知:“她出去打工了
。”但问起打工的地点时,她的家人也含含糊糊说不上来
。我和她都很少回家,因此,自从小学毕业分开后就一直很少见面了
。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和她重逢在武汉的街头

哪天,我去台北二路的菜市场买菜,买完菜回来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卖千层饼放心馍的小店
。我走到那家店门口时,看见一个瘦骨嶙峋的女人正和店老板吵架,边上有几个围观的附近店主,和过往的行人
。我听到
这个又黑又瘦的女人万分激动的说:“我明明给你的是一张真钞,
这个假50块钱根本就不是我的
。”哪个凶悍的女店主将一张假得变色的新版50块钱往她面前一丢,恶狠狠地说:“不是你的是谁的?欺负我一个卖馍馍的不认得钱是吧?”她又缓缓从地上拣起那张假50块钱,看了又看自言自语的说:“怎么会是假钱呢?”旁边有好“心人对她说:“这的确是张假钱
。”她才没做声了
。于是掏了.另一张50块钱付了买馍馍的钱
。这本是一个很普通的街头见闻罢了,可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我的眼神呆滞了
。她一看见我欣喜若狂的叫了一声我的名字,这一声招呼竟然来得如此突然
。我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翻,一件洗得发白的黑色低领T恤,看的出来是劣质产品,已经起了绒球
。深蓝色的牛仔裤空空荡荡,膝盖部分已经明显变形,她的那干瘪的身材看的直让我心疼
。如果她今天不喊我,我想我是不会认出她来的
。我很兴奋地将她带到我的家里,因为是久别从逢的老同学,我们彼此都很兴奋,聊了很多很多……

原来,她中学毕业后跟着堂姐去珠海打工了,在一家电子电器厂里当流水线上的工人
。两年后她回到了家乡
。认识了她家附近的棉纺厂里的一位普通工人,也就是她的丈夫
。她的丈夫家在农村,家境异常困难,家中八个兄妹,其中有
两个是在国家执行计划生育政策之后生育的
。当时,她的父母包括爷爷奶奶都极力反对她下嫁农村,可年少轻狂的她义无返顾地嫁给了她的丈夫
。婚后的生活过得异常艰难,首先她不会种地,连种植各类蔬菜的基本常识她都不懂,甚至有很多刚发芽的蔬菜幼苗她根本都不认识,可想而知,她又拿什么经验来种地?两年前的哪个5月,她的丈夫因为心疼她独自包揽了所有的农活,一个人下地割麦,一不小心被毒蛇咬伤,最后抢救无效而死亡
。那一刻,她抱着年幼的儿子哭得天昏地暗,仿佛***来临
。她在家里独自种过一年的地,可她毕竟是一个瘦弱的女子,想拖,拉,耕,捆这样的力气活她根本就做不来,辛辛苦苦到处请人帮她做了一年的农活,可最后虽然收成还行,却要上交惊人的费用
。她偷偷地告诉我说:“那些钱其实都被村干部贪污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国家的拨款根本落不到我们老百姓的手中,全被村里的干部吃了喝了玩了,说是要出去考察什么的,其实呢,拿着我们的血汗钱游山玩水
。因此,我们的血汗钱总是在上交,而且一年比一年高……”她的话好所得我心头一阵震荡,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来安慰她帮助她

后来,她告诉我说她在一家小发廊帮别人洗头
。“洗头?”我重复她的话问一句,其实我是相信她的,只是来了个反问而已,也并没有大惊小怪
。可她却心虚了,她的话语明显开始语无伦次,失去了刚开始的底气,她说:“恩,洗头,反正实在有人要洗头,我就洗
。”越说我越感兴趣了,“搜趣网那要是没人洗头呢?”她的表情极其不自然,紧张得发白,眼皮突然象长长了一截似的,眼睛盯着地板砖和我说话
。老实说,我心里已经明白了***分
。可我不敢相信,这可是和我从小一块长大的女子啊,多么淳朴的一个女子,她怎么可以沦落到这种堕落的地步呢?她抹了一把眼泪,终于抬起了头,站起身来对我说:“你还没有结婚没有孩子,更没有象我这种单亲妈妈的处境,所以你理解不了,
自己的孩子在象你要漂亮书包而你却买不起的那种凄凉感受……”这一句话她说的斩钉截铁,理直气壮
。因此,我终于理解了,理解了她在发廊里接一次客所得的20块钱对于她来说有多么的重要!20块钱,我平常和朋友出去喝茶喝咖啡喝酒吃饭看电影,哪怕是坐一次的士也远远不只20块钱
。可她用
自己的身体换来的这20块钱却是一个农村孩子的书本费……
她每天从傍晚6点才开始上班,原来白天也上班的,但白天光顾的客人都很少,况且,她所在的哪个发廊都是民工集中底,因此去那里的客人以民工居多
。所以她们的客户群体白天都是在外面卖力干活呢,谁会有闲心来这里消遣?她才改在6点以后上班,白天一般都在家里休息,但她告诉我说她想找一分兼职能够白天上班的工作多挣点钱

有一次我去她的住处看望她,在哪个阴暗潮湿的不足10平方米的单间里,她为我开门后立即又躺到了床上
。她很抱歉地说:“你
自己随便找个地方坐哈,我正在上药呢
。”我扫视了一下这间小屋,没有一个空处让我坐下来,包括连床沿上都杂乱放着一些中成药,洗液之类的西药,桌子上放着几包中草药,椅子上放着一罐熬好的中药
。我凑过去仔细看了看,全是一些治疗妇科疾病的药品
。再看看她,毫无顾及的躺在床上习惯性地熟练地
自己敷药,双腿内侧绯红,已经有疤痕,但也有刚破皮的新伤痕,有的地方已经开始出血,这些东西在我看来心如刀搅,可她却不觉得疼
。她笑笑说:“ 你等一会儿,我5分钟就好了,刚刚上了药要平躺5分钟
。”我点点头,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因为,那刺鼻的中药味,洗液,涂擦之类的西药味,她身体里散发出的血腥味以及变味的女人味道混合在一起,弥漫着整个房间,争先恐后地找缝隙钻,因此,我的呼吸道频频受到阻碍,我尽量的屏住呼吸控制着,可我始终喘不过气来
。有一件事情我硬是没敢告诉她,哪天我穿的那一身衣服从她那里回来后就一直没再穿过
。可我是她的同学,是她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朋友,我怎敢去打击她?我唯一能够帮助她的是开导她,尽我所能劝导她,让她离开这种非人的生活
。可我的话刚刚一出口,她就机关枪似地打断了,她说:“我现在生活得很好,唯一不足的是白天要是能够找个兼职就好了,至于晚上在发廊里,每天接的客人越多收入就越高……qVCKLM”我说:“你老是这样迟早会害了你
自己的,你看看这些中药西药,一次20块钱的收入够你买药吗?”她苦笑了一下,说:“习惯了
。”我当然知道她习惯了,地上那些空了的药瓶就是证据
。她起身去开门,看着她弓着腰,一跛一跛的样子,我脑海里不断浮现也仅仅只浮现一个字,那就是疼!只有真正感觉到疼了,一个女人才会有如此凄凉的身影吧
。看着
这个和我同龄的女子,我的同学,我的朋友,我在想:这一具形容枯蒿的身体里,究竟有多少的疾病在折磨她?就算接一次客20块钱,那么一天接10个客人也只有200块钱
。更何况她一天也接不到10个客人,经常碰到卡台

从那以后,我很少联系她,她每次都打电话我问我为什么不过去玩?我总是说我很忙,其实我也不是讨厌她,我也说不上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仍然白天休息晚上周旋于不同的客人身边
。有一次,她在电话中说要我带她去童装批发市场看看,我恰好那段时间因为忙于工作没能陪她去,但我告诉了她路线
。她为她儿子买了四套衣服两双鞋子一个漂亮书包一个卡通文具盒等等
。我陡然想起来那时刚好是六一儿童节期间
。其实,她
自己的生活过得异常清苦,她吃得最多的就是馍馍,她省吃俭用说是为了儿子多存一点钱
。那50块钱的***是一个嫖客给的,她收了这张假50块钱,却给别人找了30块钱的真钱
。50块钱呐,她接
两个客人都赚不回来……我从此感受到了金钱的分量!一直以为20块钱能做什么,只有在坐公交车的时候才感觉20块钱是足够的
。从那以后,每每当我看到
这个数额的人民币时,捏在手里,我都会感觉它很沉很沉……

相关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