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损其刃的上一句(“必先利其器”的上一句是什么)

“必先利其器”的上一句是什么?“必先利其器”的上一句是“工欲善其事”;“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释义是做工的人想把活儿做好,必须首先使他的工具锋......

必损其刃的上一句(“必先利其器”的上一句是什么)

“必先利其器”的上一句是什么?

“必先利其器”的上一句是“工欲善其事”;“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释义是做工的人想把活儿做好,必须首先使他的工具锋利。

出处:出自出自春秋时期孔子及其弟子所著《论语》的《卫灵公篇》。

原文:

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子贡问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

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侫人。郑声淫,侫人殆。”

白话译文:

孔子说:“可以同他谈的话,却不同他谈,这就是失掉了朋友;不可以同他谈的话,却同他谈,这就是说错了话。有智慧的人既不失去朋友,又不说错话。”

孔子说:“志士仁人,没有贪生怕死而损害仁的,只有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成全仁的。”

子贡问怎样实行仁德。孔子说:“做工的人想把活儿做好,必须首先使他的工具锋利。住在这个国家,就要事奉大夫中的那些贤者,与士人中的仁者交朋友。”

颜渊问怎样治理国家。孔子说:“用夏代的历法,乘殷代的车子,戴周代的礼帽,奏《韶》乐,禁绝郑国的乐曲,疏远能言善辩的人,郑国的乐曲浮靡不正派,侫人太危险。”

扩展资料:

作者简介:

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子姓,孔氏,名丘,字仲尼,春秋末期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人,祖籍宋国栗邑(今河南夏邑),中国古代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创始人。

孔子开创了私人讲学的风气,倡导仁义礼智信。他曾带领部分弟子周游列国前后达十三年,晚年修订《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相传孔子曾问礼于老子,有弟子三千,其中贤人七十二。孔子去世后,其弟子及其再传弟子把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语录和思想记录下来,

整理编成儒家经典《论语》。孔子在古代被尊奉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是当时社会上的最博学者之一,被后世统治者尊为孔圣人、至圣、至圣先师、大成至圣文宣王先师、万世师表。

其思想对中国和世界都有深远的影响,其人被列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随着孔子影响力的扩大,祭祀孔子的“祭孔大典”也一度成为和中国祖先神祭祀同等级别的“大祀”。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孔子

游刃有余的上一句是什么?

据《庄子养生主》里记载,战国时,有一个厨师为梁惠王宰牛,不但动作快,而且下刀剥皮剔骨都非常熟练,很快就能把一头牛的肉和骨全部分解开来。梁惠王看了连声赞叹,并说:“你宰牛的技术竟高明到这样了啊!”厨师回答说,“我之所以达到如此熟练程度,不仅是由于技术熟练,而且还由于掌握了其中的规律。我已经完全弄清了牛的骨骼结构,所以我的刀虽然用了十九年,解剖了几千头牛,而刀刃还像刚磨过那样锋利。因为牛的骨节之间总有一定的空隙,我的刀刃又磨得极薄,比牛骨节间的空隙还薄,所以用这样的刀刃来分解有空隙的牛骨节,运转刀刃是宽绰大有余地啊。”即“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
“游刃有余”比喻工作熟练,有实际经验,解决问题毫不费力。

“刚极必折,慧极必伤,强极必辱,情深不寿”应是出自哪里?

原文是什么?

这句话出自金庸先生的小说《书剑恩仇录》,原句是“情深不qhGJH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可译为:一个人太过刚硬则容易遭受挫折,太聪慧则容易受到损伤,太突出则容易招致羞辱,用情太深则感情一般不易长久。

原文节选如下:

乾隆哈哈大笑,说道:“你总是眼界太高,是以至今未有当意之人。这块宝玉,你将来赠给意中人,作为定情之物吧。”玉色晶莹,在月亮下发出淡淡柔光,陈家洛谢了接过,触手生温,原来是一块异常珍贵的暖玉。玉上以金丝嵌着四行细篆铭文:“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乾隆笑道:“如我不知你是胸襟豁达之人,也不会给你这块玉,更不会叫你赠给意中人。”这四句铭文虽似不吉,其中实含至理。

金庸在《书剑恩仇录》中,借乾隆送陈家洛佩玉上之刻字,道出自己人生特别推崇的境界。

后人对这句话做出了新的解释:

1、情深不寿:君子之交淡如水,情义真挚深沉无需繁饰,就如这质朴天成的美玉一样,无需百般刻镂,细琢精雕。此处的“寿”字,作镌刻、雕镂解。(寿:镌刻;见《医史李杲传》:“制一方与服之,乃效,特寿之于木。”)

2、强极则辱:刚强至极,必然遭挫,犹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此处的“辱”字,作挫、折、弱化、压下去解。(辱:压下去,挫;见《银雀山汉墓竹简孙膑兵法》:往者弗送,来者弗止,或击其迂,或辱其锐。)

3、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端芳达雅,待人和煦,举止从容有度的君子,其品行恰似这美玉一般。(见《国风秦风小戎》里有“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和见《易经》第十五卦中有“谦谦君子”)

扩展资料:

人们普遍认为这句含义颇深的佳句有所出处,事实上它最早就出自于小说《书剑恩仇录》,没有其他更早的出处。其中两句可在古文中找到近似的句子,分别是:

《国风秦风小戎》里有“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易经》第十五卦中有“谦谦君子”。

总体是说君子应该如玉一般的温润沉稳,含蓄坚毅,不张扬,却自显价值。

佛家有一个词,圆融,是跟这种成熟的圆润颇为相似的境界。是以佛家讲求戒嗔、戒痴、戒贪,无欲无求,尔后能不动声色、不滞于心。谦谦君子的圆润亦同此理。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情深不寿

鱼冲波而上,不损其鳞;鸟逆风而翔,全用其羽 是什么意思?

  鱼逆流而上,是不会伤害到鳞片的;鸟逆风飞翔,才能更好的全力发挥羽翼的作用。主要告诫世人要学会在逆境中成长;学会在逆境中用力,保全自己才能战胜苦难。

  “以鱼冲波而上,不损其鳞。鸟溯风而翔,全用其羽。”出自明末清初的大思想家王夫之的《姜斋文集》。


王夫之简介:

  王夫之(1619年-1692年),字而农,号姜斋,别号一壶道人,汉族,衡州府城南王衙坪(今衡阳市雁峰区)人。世界上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与先楚屈子、理学鼻祖qhGJH周子等同是湖湘文化的精神源头,与黑格尔并称东西方哲学双子星座、中国朴素唯物主义思想的集大成者、启蒙主义思想的先导者,与黄宗羲、顾炎武并称为明末清初的三大思想家。晚年居南岳衡山下的石船山,著书立说,故世称其为“船山先生”。一生著述甚丰搜趣网,其中以《读通鉴论》、《宋论》为其代表之作。晚清重臣曾国藩极为推崇王船山及其著作,曾于金陵大批刊刻《船山遗书》,使王夫之的著作得以广为流传。近代湖湘文化的代表人物魏源、谭嗣同、黄兴、宋教仁、毛泽东乃至胡耀邦、朱镕基等皆深受船山思想之熏陶。王夫之一生主张经世致用的思想,坚决反对程朱理学,自谓:“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著作经后人编为《船山全书》16册,其思想通过近代湖湘士人的实践而广播四方,影响至今。

在《姜斋搜趣网文集》中原文段是:

  盖闻势之所拒,非无利用之资。情之所撄,自有获心之乐。达士因挠以成功,庸人喜同而失顺。是以鱼冲波而上,不损其鳞。鸟溯风而翔,全用其羽。
  

林则徐说过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

林则徐说过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这话说得何其透辟又何其超脱。子孙如果像我一样卓异,那么,我就没必要留钱给他,贤能却拥有过多钱财,会消磨他的斗志;子孙如果是平庸之辈,那么,我也没必要留钱给他,愚钝却拥有过多钱财,会增加他的过失。可今天,能真正读懂并践行林则徐这段话的,又有多少人呢?
[我在论文中引用了林则徐].....
出自 [ 林则徐家训]....哈! 你论文引用了! 更有必要强化一下! 余下问题自己去找! 知识无(截径)学到是自己的!...苦作舟去吧!同学!
“子孙若如我,留钱作什么,贤而多能,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作什么,愚而不孝,且长其恶”。据说这个文字是林则徐家训,不知道真假,网上查了一下,发现版本很多,有的是说来自林则徐的一副对联:“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但多数文字意思差不多,而个别字出入的地方占了多数。虽然不知道由来,但是却很难因怀疑其真实性而作出确凿判断。如果说:“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惜死,则天下太平矣。”是出自林则徐的口中,几乎也是令人难以怀疑的。所以,很多和为人相关的语言,人们并不一定去怀疑这个话的真实性,因为他的人格的真实性和语言毫不矛盾。
  
  中国历史上有些事情的确是有趣的,许多箴言或者警句往往假托名人,林则徐本身是个英雄形象,加上林则徐书法造诣很高、后来流放更以鬻字为生,林则徐书写对联明志,或者酬答,于是就积累了许多名言,如“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趣避之。”、“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海到云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等等,但是“子孙若如我”之类的语句似乎来自于家教传说。但是不管真假,林则徐的形象却因此更完美,并以其自身精神形成一种对后人的警示和激励。
  
  围绕林则徐的这类传说很多,据说他的女婿沈葆桢,年轻气盛、恃才放旷,作咏月诗中有两句:“一钩以足明天下,何必清辉满十//www.souquanme.com分。”说自己即使只露出弯弯的一钩残月的才华便足以照亮世界,根本就不需要再全面发挥了。林则徐看毕觉得沈葆桢视野受堵,有碍前程。于是把“何必”的“必”字改为“况”字,变成:“一钩以足明天下,何况清辉满十分。”虽然是一字之差,但意义却大相径庭,自满霸气变成了积极进取和志存高远的期待。
  
  诗言志是没错的,但是没有言行一致的人格保证,文便无以以人名,名便无以随文扬;指点江山挥扬文字如果建立在一个与民族大义相忤逆的人格上,也就失去了功效和光辉,即使辞藻再美,也不过只是辞藻了。所谓“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也假。”可以用来说明格言家训中言行一致的意义。
  
所以,如果这人作到如林则徐性情之完美,即使豪言壮语便没人去怀疑出处,倘若换了汉奸走狗,即使曾经的光荣和豪放也磊落不起来了,高调言论更是授人以柄成诟病之处了。

相关推荐文章